当我做产品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提醒:本文将涉及到我对医疗健康类应用的一些看法,但会被不少读者视作软文进而引起强烈反感,如果你不想读下去,赶紧换台。

言归正传,这几天我自己进行了隆重的产品发布 – 女儿出生;公司团队也发布了重要的产品升级 – 家庭用药 2.0 版本,iOS 与 Android 以及 Windows Phone 平台都已经发布上线。

家庭用药 2.0

产品发布之后当然要进行宣传,有一些朋友或是读者看到我提及这个产品之后就有疑问,「你们不是做了一款用药助手,又做这一个家庭用药干什么? 」

能够知道我们发布过「用药助手」,说明之前对我们的产品还是有点关注的,实际上,「用药助手」是面向专业人士的,比如医生、药剂师;「家庭用药」则是面向更广泛的大众人群。

在「家庭用药」2.0 版本之前,与「用药助手」的基础数据是一套,但是功能上差异很大,因为面向的最终用户不同,而最终用户的使用场景又不同。从这个版本开始,「家庭用药」将逐步引入一些辅助类数据以便更好的为大众人群服务。

既然提到了「使用场景」,那有必要强调一下,医疗健康类乃至生活类的的移动 App 是无法绕开「使用场景」的,不强调「使用场景」则无法提供价值。比如有人说「我用了你的工具,想查询一下胃疼应该吃什么药,可我应该怎么查? 」抱歉,这款工具做不到这样,而且,目前任何医疗类工具都无法帮你自诊,因为诊断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要诊断,去看医生,这才是正确的场景。

或许有些人根本不明白「使用场景」到底是个什么,这里需要强调的是,使用场景不是靠纸上谈兵谈出来的也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根据实际用户行为得到的。

有人说,那这个工具的「对症找药」是干嘛的? 你不是自相矛盾么? 恰好相反,这是在你先明确自身疾病的情况下,比如我已经知道自己是个类风湿关节炎患者,那么我可以查询一下相关的治疗方案和推荐药物。这有什么用? 自己对相关的药物信息了解越多,风险就越可控,以我自己为例,吃了止痛药之后不能喝酒,同时应避免开车,因为药品「不良反应」里面会提示少数病人可能引起视力模糊或是嗜睡等,而我刚好是这样。

疑问又来了:我买的药本身就带说明书,我用你这个工具干嘛呢? 举个例子,今天在医院里,我刚出生的女儿有点黄疸,医生说不放心的话要不先吃点中成药,茵栀黄颗粒。我反对,跟家人说这样就更不放心了。新生儿黄疸很多能自行恢复,吃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玩意儿有效,如果指标继续升高,还是要照蓝光。而且还不知道副作用。查了一下「家庭用药」发现药品说明书标注「不良反应: 尚不明确」(中成药基本都这样),「禁忌:对本品过敏者禁用」。对于一个新生儿,我不放心不良反应尚不明确的药物,也担心药物过敏,只能对医生说我们不用该药物,这是在医生开出该药物之前。这也是一个「使用场景」。

这样一个一个「使用场景」的做,累不累? 累,而且用户的使用频度也不高。但用户一旦发现一个功能刚好在特定场景下起到了作用,他们就再也不会忘掉你的产品,慢点,但是有效。

为什么不做一个「智能」的牛一点的工具? 抱歉,以现有的技术和数据,做不到。没有什么工具能取代医生面对面的问诊,哪怕是通过网络的问诊也难有实效。如果有人号称他开发的东西能做到帮你解决医疗健康问题,毫不客气的说,那是在骗人。

当然骗人也是一门生意,如果去看一下 App Store 医疗分类里面的应用,你会发现,绝大多数的产品都是垃圾,有些就是赤裸裸的骗子应用,科学松鼠会的创始人姬十三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的时候把这些应用称为「谣言大全」,实在是恰如其分。

在这些垃圾产品中,能够让人记住你,首先并不是产品做的多酷,多智能,体验做得如何牛(当然不是说这个不重要),也不是说能抢占用户手机,而是要有正确的产品价值观 – 对用户真正有价值。有些垃圾产品的确能吸引眼球,通过刷榜或是各种方式能搞到不少安装量,但是小毛驴拉车 – 没长劲儿。用户慢慢会发现那些有价值的东西。

除此之外,「耐心」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一款工具刚发布的时候,难免会引来不少评论,什么「看好」「不看好」之类的论断,倾听这些评论但别轻信,因为产品还在不断改进,还会不断的进化。我们的「用药助手」刚发布的时候界面也很粗糙,也受到了很多质疑,比如「医生还会记不住用药说明书?」能够证明产品价值的,是目标用户。

「耐心」还意味着别总想着靠产品赚钱。经常有人问我们,你们做这个东西怎么赚钱? 我的回答是先做价值,没有价值别想着赚钱,那么想赚钱还不如去骗好了。那些想着赚钱但不提供价值的产品都会慢慢消失 – 他们逐利的本性就决定了很难有耐心。

当我们做产品的时候,我和我们的团队更多想到的是这些东西。供大家参考。

感谢你对一篇软文这么有耐心,居然能读到这里。

觉得这篇文章对你有价值,不妨安装并体验一下「家庭用药」这款 App。

此文位于 Startup on by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

流行词儿

每隔一段时间这个行业都会出现几个流行词(Buzzwords),比如「大数据」「3D 打印」什么的,围绕这些流行词又会引发无数的口水。我把这些流行词都放到屏蔽列表中了,刚才看了一下,在屏蔽列表中的词汇如下:

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O2O、3D 打印、智能手表、Siri、Tesla、自媒体、谷歌眼镜…

有这样一类创业者,云计算火的时候他做云计算,总理强调物联网的时候他要做物联网,大数据来了他做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热他又转身移动互联网,现在,他们开始热衷于探索 3D 打印,据说,已经能成功打印出鞋拔子了。

有人会问,你为什么非要屏蔽呢? 回答是我想避免有些流行词的过度干扰。围绕着这些概念,已经产生了过量的信息,比如「云计算」,实际上我看到过的云计算的介绍已经足够多了,物极必反,让我生厌。

Technology-Adoption-Lifecycle

另外一个原因是有些概念我在合适的时间点去了解也来得及。对于每年涌现出来的新词来说,如果对他们归类的话,见题图,基本上都属于「创新者」(Innovators) 这个阶段,有些甚至都还没到早期接纳者(Early Adopters) 的阶段,但我们却用早期大众(Early Majority)的热情去迎接他们,对 Tesla 的关注就是这样,这是某种意义上的「错位」。

还没消费到产品的时候却过度的消费了该产品的信息,对于个人来说,是一种浪费,说句不好听的,有这个时间干点啥不好?

EOF

这篇文章来自我的微信公众帐号「小道消息」,微信号: 「WebNotes」.

此文位于 Review on by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

Google Reader 关闭之后怎么办?

这几天陆续有人问我,Google Reader 关闭之后怎么办? 有什么可以推荐的替代产品?

我是 Google Reader (GR) 的老用户,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去看了一下 GR 的统计,数据显示:「Since October 7, 2005 you have read a total of 158,776 items.」这里面超过 15 万的阅读文章应该有些水分,但多少能证明我一度是一个重度用户。有多重度呢? 曾经有一段时间每天大约超过两个小时在上面。可见这个产品粘度曾经有多强,至少对我来说,是粘度最强的一个产品。

自从在 2011 年进行了一次「惊天大改版」之后,我已经无法再频繁使用这个工具了,原因在于,改版之前,好友间「协作推荐」的功能非常好,我可以在每天更新的数千条内容中迅速「发现」我想看的内容,虽然也有很大的信息噪音,比如一直没有对文章去重,但已经足够好用,另外,我也是一个「协作编辑」,我会为关注我的用户推荐我所认可的信息。

改版之后,这个功能直接被阉割掉了。我至今无法理解 Google 为什么会做这样一次改版,可能是碰上了一个脑残的产品经理,也或许或许就是想关闭这个产品吧。同样的做法在百度空间上我又看到一次…庆幸的是,我不是百度空间的用户。

当然,我理解为什么 Google 最后要关掉这样一个产品,从 Google 的角度上看,关闭是合理的,尽管有少数死忠用户在用这个产品,但这部分用户对 Google 的整个产品体系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或许 Google 的产品策略就是让都去用 Google Plus ,不管你这几百万 GR 忠实用户不买账。

那么关闭之后怎么办? 有什么可以推荐的替代产品? 我个人的建议是,接受这个变化,同时让自己做出改变。

现在已经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绝大多数 GR 的用户其实都已经是智能手机的用户,而且,一个不可逆转的事情是,我们在移动设备上消耗的时间更长,阅读习惯正在发生彻底的变化。从个人电脑向智能手机过度,而且,一去不复返。

RSS 技术为基础的 GR 类产品,并不适合移动互联网时代。我前几个月参考(山寨) Hacker News 的形态做了一个小工具, Startup News ,最后发现这个产品无法很好的适应移动设备。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悲观的结论是最好忘掉 RSS 这个东西,作为大众用户,不再需要知道 RSS 这个术语,开始接受并且培养新的信息获取方式和新的阅读习惯。

新的阅读习惯包括哪些? 无论是微博 Timeline 里面也好,微信朋友圈也好,群体协作的推荐依然存在,你可以在碎片时间相对快速的「发现」你应该阅读哪些内容。或许你会被很多垃圾信息干扰,比如各种「鸡汤」,但如果你进行一定的训练,发现这个「群体协作」的模式是依然有效的,谢天谢地。

有不少做技术的朋友会很坚持,他们依然会要求内容提供者给出 RSS ,坚持在电脑上进行「订阅」,好吧,不管什么变化,总会有这么一波人。我给的建议是「拥抱变化」。这个群体应该做为新技术和新趋势的接受者,而不是食古不化。

Google Reader 已死,一同死去的还有 RSS ,但「阅读」长存。

EOF

此文为我的微信公众帐号「小道消息」发布的文章.

此文位于 Review on by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

大学琐忆

{
继续走
继续忘记
在我没有意识到的青春
}

前两天抽空看了《致青春》,这电影票房不错,消费怀旧,有票房很正常。现在是个怀旧的时代。人们对未来没有信心,加上对现状不满,当然就会掀起怀旧之风。

看了之后有点不明白电影到底说的是什么时候大学的事儿,对于一些细节,觉得功课做得不够足,我抬杠说或许编剧没上过大学,当然,这跟导演也有关系,毕竟赵薇上的大学跟普通的大学不太一样。

我是 97 年上的大学。那个时候大学还没扩招。学校里面还有不少伪满洲国时代建的房子,红砖砌的,很有时代感。据说前几年有剧组去取景,发现还剩下唯一一个宿舍楼没来得及拆,总算找到了一点时代气息。现在都已经拆光了,建了一些新大楼,实话实说,非常难看。

师范大学,女生比例偏高不少。隔壁是一所工科大学,在那边,女生是稀有动物。两个学校之间的院墙有个大豁口,方便两校学生流动。

男女生宿舍不准随意进出,每年也就是五一十一元旦之类的法定假日那几天,可以互相参观一下,一般还都是结伴进出,宿舍大妈跟特务一样的对访客进行严格登记,想浑水摸鱼几乎是不可能的。

每到这个时候,男生都赶紧把自己寝室收拾得干净一点,怕被女生笑话。其实在我的记忆中,除了临近毕业的时候,绝大多数男生寝室还是挺干净的,没那么脏乱。毕竟几个人在那么小一个空间,如果脏乱,没法住人了,同学们的生活自理能力还是不错的。

大学四年,一个寝室住八个人,当然难免磕磕绊绊,但总体上还好。那时候非常羡慕研究生,研究生一个寝室四个;博士生,一个寝室住俩人,其中一个还经常不在…你想想…

食堂,第一年还去吃早餐,但粥总是那么稀,馒头又那么硬,油条又吃不下去。后来就不记得去不去吃早餐了。印象比较深的是第一年在食堂吃早餐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窦唯的两首歌,《上帝保佑》和《窗外》。

前面的三年,食堂还没改造,每个人要自己带饭盆,蔚为大观。早晨上课路上,每人手里拎一饭盆,勺子在里面丁零当啷的响个不停,现在想想,实在是好笑。记得是快毕业的时候食堂改造之后,总算不用了。

大学前两年,男生女生谈恋爱的相当少,后面两年成指数上升,但还是有不少哥们儿到毕业的时候也没追过异性,当然也就没谈过恋爱。我记得很清楚的一个事是,大四毕业前,有几个哥们儿在水房发现了半盒杜蕾斯,几个人以科学的态度研究了一下这玩意儿到底怎么用。我后来经常开玩笑说,大概我们是最后一批纯洁的大学生了。再到后面,就…

我上学的时候一个梦想就是把隔壁工大的礼堂租下来放一场平克·弗洛伊德的演唱会,喜欢看的就进来,免费。但那时候实在是穷啊,真的没钱,经常寅吃卯粮。

说到了平克·弗洛伊德,当然要说说打口带。每个系总有几个喜欢听摇滚的家伙,他们又总会特熟悉这个城市那几个卖打口磁带的那几个据点。经常神色可疑,行色匆匆,出没街头巷尾… 淘来的尖货又让很多并不怎么喜爱摇滚的假货开始接受这些噪音。当然摇滚不都是噪音,绝大多数都没美妙,但绝大多数听摇滚的都是从听噪的开始的。我在学校买的第一张专辑是涅磐的 Nevermind,听完的感觉是…不够噪,现在我都不好意思说这事儿。

至于电视机? 宿舍内当然不可能有。宿舍大妈大爷控制这些家用小电器的办法很简单,电压不够. 你自己弄个稳流器都不管用。更别说电脑了,我大三暑假攒了一台组装机,结果在宿舍开机之后电压不稳,五分钟重启一次,把我心疼坏了。真他奶奶的,这一点我到现在还不能原谅这所大学。

电器不能用,当然也不可能像电影中那样弄出个电炉子,这可是大杀器,如果被发现肯定要记过。小酒精炉才是居家旅行必备之物嘛…

小酒精炉去哪里买? 学校出门旁边的小区有个早市。我们宿舍一度还办了一个临时小卖部。每周派两个人去早市进货一次,买一些零食什么的回来。通知其他寝室: 我们小卖部开张了。到了晚上,有饿了的也出不去寝室了,直接过来买。没人收钱,明码标价,自己往盒子里面扔。别说,这么的还真的赚了一点钱。可这点钱没过多久,一个女同学生病,商量买点啥呢,买花吧,买了一大捧花送去了…以后,小卖部经费不足,歇了。

小卖部当然有卖方便面,泡方便面就要开水。宿舍里没开水,要去统一的水房打开水。宿舍八个人,八个暖水瓶,每次至少要去俩人,水房门口,好家伙,排队的长龙,好不容易排到了,每人拎回来四壶,动不动还要把胳膊伸平,这是看少林寺留下的后遗症,当然,这多少需要一点力气的,但经常看到有人拎着六个回来,这是超级牛人,仰视。据说还有提八个的? 难度太大。至少我想象不出来怎么拿。

卧谈会聊的那些话题不说大家也都知道。有人在听收音机,有人听随身听。收音机两档经典的节目,一个是郭阳音乐杂志,这个叫郭阳的女子懒洋洋的声音还算好听,起初一直以为播音的台词都是她自己写的,后来才知道,直接找杂志照着念的,时不时的能听到一两首摇滚,算是听这个音乐节目的唯一动力。另一个是青雪讲故事,卫斯理的数部作品都被她讲出了鬼故事的效果。随身听,爱华的牌子算贵的,有人估计还记得。

每个系照例都有所谓的「四大名捕」,监考特别严的,一般还都是老太太。话说当年我们有一门 5 学分的主科感觉要挂了,几个兄弟在宿舍愁啊,怎么度过这个难关? 临场打小抄肯定会被抓,怎么办? 宿舍兄弟有一位一拍脑袋,我知道那老师住哪儿,要不咱们在胡同口躲着,带个大麻袋,一过来,套上去,胖揍一顿,不能监考不就行了? 当然是引起众兄弟大笑,但也看出来把大家都逼到什么份儿上了。后来呢? 怎么过了? 人家根本就没传说中那么严,睁一只眼闭一支眼,没难为这些难兄难弟。

宿舍的角落里总会躺着一把吉他,多是红棉牌,买回来的那些日子,房间里充斥着噪音,问舍友能否听出节奏,答曰:声儿挺大。有些人渐渐没有了耐心任由琴身落满灰尘,有些人抱着某种漫无目的的坚定信念继续弹下去,最后不出意外的,会用它来赢得女生们少有的那一点倾慕。

一本卷了边的盗版《白鹿原》从一个寝室流转到另一个寝室,从一个人的手中换到另一个人手中,每个人看完之后都是一声叹息。不少人都是上大学以来第一次看完一部长篇小说。宿舍楼下面的租书屋最频繁被借出的书总是武侠和言情。金庸琼瑶亦舒倪匡雪米莉… 多少年之后,你才在网络上看到香港女作家「雪米莉」原来是几个大老爷们儿的笔名。

时隔多年,你还记得室友对普通的方便面的各种做法,面,调料,热水,调整加热的时间,调料放置工序,各种味道,干拌面尤其令人回味,甚至比楼下小卖部的微波炉加工过的泡面还好吃。这时候另外个馋鬼在旁边可怜兮兮的说:「这两天,我没来,赶上大哥你发财;你发财,我借光,你吃面来我喝汤」,这个「乞讨」口诀对干拌面就不奏效了。后来,这位兄弟把这个泡面的做法带到了非洲。

楼下小卖部现在想起来倒是像个小酒吧,几个小凳子放在橱窗边,可以坐在上面吃东西,或是喝啤酒。本地产啤酒以高中奖率闻名,买一瓶,看瓶盖,中一瓶,打开,看瓶盖,继续中,再来一瓶。运气好,喝够之后带着一个中奖的瓶盖走,下次接着喝。

说起吃食,两校之间有家不小的私人饭馆名曰「金三角」,之所以叫这名字,大概是处于一个三不管地带。之所以说「私人」,因为学校附近的店铺皆受学校管辖。金三角特色菜「南烧茄子」量大,味美,价廉,一份足够两个人吃。老板与老板娘皆豪爽,顾客盈门,从这些穷学生口袋中也赚到不少钱,据说,那几年赚了两百多万。只是传闻,不可信。在拆迁大潮中,这家违章建筑当然也不存在了。时隔多年,很多人都很怀念这家店。

没什么变化的,还有校园中那个湖,夏天荷花开得茂盛,拥挤的程度跟校图书馆自习室开门前的队伍似的。冬天,滑冰课就在这里上,摔了很多个跟头也没学会。有一次,半夜里有几个家伙还过来偷着凿冰窟窿捞过鱼。

湖名静湖。

经常有个精神不太正常的三十余岁的女人从校园跑过,跑着跑着还会冷不丁的喊一声,初次见到感觉挺吓人。后来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没有人知道这个女人的确切来历,只是隐约听说他男朋友出国之后把她甩了,让她大受刺激。由于常年跑步,体型尤其匀称,大概是这个学校里最健美的一个人了,只是没有人记得她的长相。再后来,这个女人不知所终。

很多人也在酝酿着出国,但那几年,所有抱着这个想法的人似乎都过得不太顺利,有丢了学位的,有学习压力过大导致精神过度焦虑的…甚至我背了几天 GRE 单词,因为自习室寒冷,引发了关节的毛病,这么多年一直倍受煎熬。这是一个魔咒。

图书馆自习室总是不够用,因为不想和人抢,所以一个学期也不去一回,偶尔去找个人,却总被里面的场景震惊,惊叹这么多人上了大学还在刻苦学习,深受触动之下,走到图书馆又借了几本小说回去。记不清借过多少图书,以至于图书馆的几位老师都认识你了,她们误以为你是个爱学习的孩子。那些书上现在还有你留下的特定的记号,可能是在 20 页前后。

有些人在图书馆遇到情缘,据说,隔壁二哥就是在图书馆因为抢座位认识了准二嫂。后来,跟我们预期的故事结局不太一样,或是是跟所有故事结局一样,他们,没有终成眷属。聚散离合。后来这些人离开校园,奔向社会这所更大的学校。

有人出国,有人教书,有人继续读书,有人相夫教子,有人教书育人桃李芬芳,有人做了警察去抓流氓,有人至今单身。他们努力工作,赚钱,买车,买房,旅游,谢顶,减肥,发福,结婚,生子,生病,离婚,二婚… 柴米油盐,草木一生。

怀旧是一种时代病,尤其是这一代人的病症。

{
你走的时候没有带走美猴王的画像
说要把他留在花果山之上
行囊里只有空空的酒杯和游戏机
门外金沙般的阳光它撒了一地

再不见俯仰的少年格子衬衫一角扬起
从此寂寞了的白塔后山今夜悄悄落雨
未东去的黄河水打上了刹那的涟漪
千里之外的高楼上的你彻夜未眠

兰州~总是在清晨出走
兰州~夜晚温暖的醉酒
兰州~淌不完的黄河水向东流
兰州~路的尽头是海的入口
}

EOF

开头歌词:汪峰《青春》
结尾歌词:低苦艾《兰州,兰州》

此文位于 MyLife on by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