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归档: Review

无码科技近况

公司创建两周年的总结。
​​​
据说,中国的创业公司,有 90% 都会在三年内死掉。无码科技到今天,已经算存活两年了,看起来,至少再活两年也没问题。或许有朋友问,为啥你不说两年以后?现在还计划不了那么远。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即使是两年前,也预见不了今天是什么样子。作为一个非典型的创业公司,这两年其实活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说来也巧,昨天去看了一下知乎上关于无码科技和我的相关话题,话题简介感人,画风诡异。当然,现在已经修改了,变得正常一些。自从两年前说要创业之后,这种略为妖魔化的描述一直存在,我也知道,只是自己不忍心去看而已。

我要感谢现在团队的同事,相信他们在加入无码科技之前,肯定在网络上搜索了关于我的种种传闻,他们肯定看到那些无稽描述。但最后还是选择信任我,加入到这个团队。这样的信任,不能辜负。

因为相信而看见,还是看见而相信?他们心里坚信某些想法会变成现实,所以他们自己参与进来,一起去做。

曾被问起为什么要创业?我说,我想做一家自己也会觉得满意的公司,需要有一些理想化的东西在里面,如果不是这样,这家公司就不值得创建。无码天使轮的领投方是盈动资本,他们说「只投我们想要的世界」,这是理念上的契合。

按照惯例,这样的日子应该宣布一点值得高兴的消息,然而,并没有。抽奖助手倒是的确飙了一个新高,净用户数已经超过了 4000 万。但有人说,你们这两年就做了一个抽奖工具?然后我跟同事说了一下这个,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他们又做了一款小程序,昨天已经上线了。但又有朋友说了,难道你们就是个专门做小程序的公司?

我知道,有些事情,一定要等到你们看见才会相信。

昨天晚上罕见的失眠,不是焦虑,我很少焦虑,失眠是因为又喝多了咖啡。百无聊赖中,我把创业前对公司的「要求」翻了出来,这两年,我们基本上是按照这个去实践的。

创业初期的一些想法创业初期的一些想法

贴出来,当然也就不怕大家笑话。我相信再过几年回头看这个列表,肯定是有些可笑的,但这如实的反映了我某个时间点的内心。

创业过程里的一个痛苦就是要妥协,有些理想化的状态我们做不到,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每当如此,总是让我倍受煎熬。我希望未来能有机会做得更好一些。如果非要问我公司以后万一赚到钱后干什么,我会说,我第一个想到要做的事情是,办公室的卫生间一定要单独装修一下,达到日本某些商场公共卫生间的标准吧。

你在列表中看到一些奇怪的鸡毛蒜皮的事情,我们做到了绝大部分。有些创业者不会觉得这是个事儿,但对我而言,却总是耿耿于怀。历史学家黄仁宇在自传第一章的主题是「自己的浴室」,或许别人会觉得可笑,一个着眼「大历史」的历史学家,反复强调希望自己能拥有一间「自己的浴室」,很重要吗?对他而言,那意味着拥有了一种文明的生活。

我希望我们是一家极其正常的公司,拥有一个优秀的团队,做出让人满意而有社会价值的产品。到时候,或许我们有资格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那是梦想,人总要有点让别人发笑的梦想。

愿你内心也有着某种不灭的火焰,那样才会把你和别人区分开来。

写作时间:2018.10.24​​​​

此文位于 Review on by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

Google 二十岁

Google 创建 20 年了,这家伟大的公司对这个世界做出了太多改变。

Google 创建的时候,自己已经上大学了,并不知道在世界的另一端,有一家伟大的公司已经启航。工作之后,也很幸运进入了互联网行业。此后的十余年里,谷歌风头无两,还没有第二家公司如此的吸引人。

这几年,Google 魅力褪去了很多,更吸引人的是乔布斯光芒映照下的苹果,移动互联网的到来改变了整个互联网世界的格局。

遗憾又惭愧的是,自己虽然也身处这个大时代的洪流之中,却几乎没有对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还需要努力。只要还爱这个世界。

EOF

此文位于 Review on by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

不要被习惯束缚

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说:在线文档这东西,大家用得习惯吗?我还是喜欢用 Word、Excel 这些。这位朋友年纪应该比我还小,但已经快被习惯绑架了,没有意愿去适应一下新事物。

每当觉得自己用一个东西不习惯的时候,都会警醒一下自己,是不是被习惯束缚了。

我看过太多人被习惯绑架。比如,用 IE 浏览器习惯了,不习惯用 Chrome;用 Windows 习惯了,觉得 macOS 用起来别扭。哪怕是买了 Mac 笔记本也要去安装一个盗版 Windows;用 iPhone 习惯了,用不了 Android;用一门编程语言用习惯了,不想学第二门编程语言。

任何一个产品改版,都有用户投诉要恢复原状。因为他们用新版本不习惯,坚称还是旧的好。

记得以前有篇古文,说房间里有个坑,走来走去的居然习惯了。走到洼坑那儿跟平地一样,后来有天把坑填上了,走到那儿突然觉得凸起一块,吓了一跳。习惯的力量可见一斑。

如果不打破一些习惯的话,别说一个产品不会进步,就是一个公司、一个社会都不能进步。

作为年轻人,应该乐于尝试任何新的东西,尤其是那些让你觉得不适应的东西,可能恰恰是你应该了解的,会给你带来益处。

不要被习惯束缚,尤其是当你还年轻的时候。

按,刘蓉《习惯说》:

蓉少时,读书养晦堂之西偏一室。俯而读,仰而思;思有弗得,辄起绕室以旋。室有洼,经尺,浸淫日广。每履之,足苦踬焉。既久而遂安之。一日,父来室中,顾而笑曰: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家国为?命童子取土平之。后蓉复履其地,蹶然以惊,如土忽隆起者,俯视地坦然,则既平矣。已而复然。又久而后安之。噫。习之中人甚矣哉。足之履平地,而不与洼适也,及其久,则洼者若平,至使久而即乎其故,则反窒焉而不宁。故君子之学,贵乎慎始。

此文位于 Review on by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

虔诚的生活

维特根斯坦参军作战的原因成迷。本来已经因病免除了兵役义务,却还是选择去上战场。与其说他是想迎接一种强烈的感受,还不如说在试图寻找一个死亡方式。

在前线观察所值夜班,是他所能得到的最危险的岗位,他向上帝祈祷,死亡带来生命的光。他害怕,但依然喜欢孤独的在这样危险的地方。战争使他的哥哥严重受伤,怕是再也当不了职业钢琴演奏家。他发问:什么哲学能帮助人战胜这种问题?

残酷的战争激荡灵魂,激发人的生存欲望,敌军在背后开火,他在日记里写道:「我多想活下去」。

在完成《逻辑哲学论》不久,维特根斯坦成了意大利人的俘虏。维特根斯坦家族暗中活动,医生宣布他的身体不适合长期监禁,但维特根斯坦拒绝这样的特权,并且坚称自己身体十分健康。罗素也在提供援助,使得维特根斯坦可以进行学术通信。

经历一年的监禁,维特根斯坦被释放。他准备重新打造自己,准备去受训当小学教师。他那著名的姐姐说他就想用精密仪器开柳条箱。罗素不是已经认可他的哲学天才了吗?

维特根斯坦不想躲进家族的城堡而避开风暴,他想放弃生活的平原而继续攀登高峰。战争结束后,他的继承财产已经使他成为欧洲最富有的人之一,但他选择放弃这一特权,将全部财产转让给家庭成员,搬到师范学校附近的公寓去住,然后他时时刻刻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在学校他跟一些十几岁的少年上课,他觉得丢脸,几乎受不了。

真正要击垮他的是,找不到《逻辑哲学论》的出版商,连理解这本书的人也没有。罗素写信向出版商推荐,出版商开出的条件是维特根斯坦自行承担印刷费用。散尽财产的维特根斯坦当然会拒绝,拒绝的理由很维特根斯坦:「把一部作品强加于世界是不得体的…写作是我的事情,但世界必须按照正常的方式接受它。」

维特根斯坦以极大的热情去做一个教师。对于有天赋的学生,他会倾注极大的热情,而对于那些兴趣没被唤起的孩子,他成了暴君,体罚学生,不分男女。多年以后,学生回忆起他,有大量「揪头发,扇耳光」的故事。

久经波折之后,《逻辑哲学论》终于出版了一个版本,然而没有经过像样的校对,以至于维特根斯坦认为那是一个「盗版」。1922 年,英语本问世,维特根斯坦认为自己的作品这时才算真正的出版。

他那在战争中失去了右手的哥哥,战前已经是著名钢琴演奏家,失去右手后学会了只用左手弹琴,竟然可以继续演奏生涯。然而,他们家族并不欣赏他的演奏,认为缺少品位。

EOF

此文位于 Review on by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