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归档: MyLife

关于我的「小道通讯」服务

这是我创建的一个服务,已经满三周年。

小道通讯目前采用邮件列表的形式。不定期发布一些我写的文章,在别的地方看不到的内容,我的目标是:提供稀缺的有价值的内容。

这个服务适合哪些人?创业者,想投身创业的人,关注技术创新领域的人,风险投资从业者等群体。

我并不认为这是知识付费,更认为这是一个实验,一个坚持了三年的实验。从这个实验的过程里,我也学到了很多,更能理解理解人的行为,更理解人性。

要不要订阅?如果你看到订阅费用后觉得犹豫,建议不要订阅了。经济条件紧张的学生和刚毕业参加工作的人,或许也不适合订阅。

服务费用:

1024 人民币/人,长期有效。已经发布过的内容,我会把历史文章手动同步给你。

订阅方法:

打款给支付宝账号:dbanotes@gmail.com ,然后发一封邮件到这个邮箱,记得附上截图。

订阅前请三思,订阅后恕不退款。作为服务提供方,应该允许我有一点解释权,手动维护退款实在是太麻烦了,多谢你。

延伸阅读:我进行了一次 1000 个铁杆粉丝的实践

此文位于 MyLife, Review on by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

个人 Blog 时代的终结

总算花了一点时间,对 Linode 租用的服务器做了一点处理。这几年被扣了不少冤枉钱,一些 VPS 其实都已经用不到了。

这可能是个人 Blog 时代的终结。其实早就应该这样了,只是我太懒了。

站点或许不会关闭。继续保留吧。写 Blog 这么多年,投入的精力和资金几乎没有得到什么有效的回报,换来的都是一些糟心的信息反馈。非常愚蠢。等我老去的时候,也会为这段时间的虚度时光而后悔的吧。

如果不是昨天遇到一点事情,可能我也不会有这个动机。

就这样。

此文位于 MyLife on by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

类风湿关节炎患者的一个好消息

辉瑞公司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生物制剂药物恩利(Enbrel、依那西普、TNF-a 融合蛋白)价格已由原来的 2400 元,降到 700 余元。

另一个好消息是,降价后的恩利改为了「预充针」,不需要再去医院或诊所打针,自己在家里注射即可。

这几年,恩利的价格也在降,有时候通过购买渠道还可以买一送一,但总体上还不便宜。降到 700 多,几乎可以说大多数患者都能承受得起了。

现在还不确定购买渠道是否已经顺畅。但不管怎样,也应该就在最近了。

另外提醒一下:如果有类风湿病友,或是你的亲戚朋友是类风湿患者。不要用雷公藤类药物。雷公藤易引起生殖系统问题,还有极强的肾毒性和肝毒性。望周知。

这篇文章有一定的实效性。药物的价格可能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动。

EOF

此文位于 MyLife on by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

史前网志年会

2018 年 5 月 26 日,史前网志年会在杭州召开。我没能参加白天的活动,晚上聚餐的时候才赶到,一下子看到诸多老朋友,十年前的记忆一下子纷至沓来。

中文网志年会第一届在 2005 年举办,到 2010 年因为各种不可抗力无法继续下去。虽然只举办了几届,但却是那一批 Blogger 不可磨灭的记忆,成了生命中的一个痕迹。时隔 8 年,「史前网志年会」复活,虽然没那么正式,但是却别有意义。

十年前,2008 年,中文网志年会在广州举行,我在年会上做分享,那也是我人生里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做演讲。演讲的效果…一塌糊涂。在那之前,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当着那么多人去进行表达,能在网络上用文字表达就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我还记得那天的场景。现场带去的 USB 盘不能用,手忙脚乱的重新拷贝 PPT,然后一下子就有点慌,场地是开放式的空间,前面一半人在听,后面一半人在交流,嗡嗡声充满了整个会场。讲到一半,实在听不清我讲什么,一个兄弟忍不住站起来对后面大喊:你们有点礼貌行不,都小点声儿!想到那时候的尴尬,想到那位兄弟之耿直可爱,至今仍想哈哈大笑。

我一直认为自己不适合公开表达,不过 10 年之后,我甚至可以随时可以进行演讲,虽然不总是那么精彩,但至少克服了这个障碍,而这,因为中文网志年会。

为什么这次叫「史前网志年会」呢?因为参会的人都是最「老」的那一拨写网志的。网志,还有个更通行的叫法:「博客」。 当初大家都很反感方兴东那拨人把 Blog 翻译为「博客」,更倾向于另外一个小众的叫法,「网志」。我坚持用了很多年,直到后来需要向人解释「网志」就是「博客」,也干脆改口了。

我写了多少年的网志(博客),算下来,可能有超过 10 年,然后在微信公众平台继续写作。现在不少人通过微信公众号知道我,却不知道在那之前,我多年来一直在做技术类的写作分享。那么多年能坚持做一件事,更多是基于兴趣,没有什么大的经济回报,全凭一股热情。我相信我写的东西曾让不少人在当时受启发,但几年后,也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讥讽我,写的东西肤浅,没价值,说实话,我觉得也挺嘲讽。

价值很难判断。如果用金钱衡量,消耗大量时间和经历写出来的东西,回报甚微。但值得说的是,有次我心灰意冷,说做 Google 广告的收入连每年托管费都不够,打算关掉网站,豆瓣的阿北看到了,赞助了我三年的网站托管费,于是,就又坚持写下去。后来豆瓣无论怎样,我始终带着感激和祝福,希望豆瓣能抵达美好之地。

现在回想起来,我要感激 Blog 这个东西,是 Blog 让我的人生发生了转变。如蝴蝶效应,当时某些细小的事情,在人生以后的某个时间点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或许其他人也是这样。

我记得那些曾给我影响的人。我还记得王建硕的一些理念给我的启发,记得建硕推荐过的《旅行的艺术》,他说那是一本好书;车东在自己网站上分享的技术内容形式给了我启发,那是我最初思考如何做内容产品的契机;我还记得我以前用 Movable Type 架设的个人站点样式参考了 Webleon 的个人站点的风格,而蘑菇街创始人陈琪帮我调过页面上菜单的一个样式 Bug;我还记得在北京看了詹膑的奇遇花园咖啡馆,回来后不久,杭州的几位兄弟一起创建了到现在也没赚钱的贝塔咖啡,当然也还没倒闭。

我还记得那些不期而遇的人。我还记得和白鸦去广州参加网志年会,他在今天的会上也做了分享,晚上汪峰在黄龙体育中心的演唱会会场,白鸦创建的有赞在大屏幕上打出了招聘广告。我记得在广州的那天晚上我们去了一家酒吧,酒吧的老板如今已经客居海外,回国无期。我记得在酒吧遇到了留着平头的连岳,而如今连岳是微信平台上的自媒体大号,做起了电商,带货能力还挺强;我还记得那年网志年会最精彩的演讲来自一个我们之前并不熟悉的一个人,十年后,这个自称民主小贩的人在微博卖起了壮阳药,还和一个著名女五毛厮混在了一起。我记得那时候我是推特上的流量大户,不少新上推特的人,都被我「赞助」过流量,其中的一位叫「安替」,他居然还记得我当时的举手之劳。

十年,有些人重建了世界观,有些人世界观坍塌,有些人经历了生死,有些人看透了人性,有些人重拾信心与爱。

诸君,这 10 年里,我也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但我内心足够快乐充盈。我经历的那些有趣的故事,值得另外写出来,只要你愿意看。

十年后,这批人会怎样?我内心的期待是自己不要变成一个保守者。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E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