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

今天是摇滚的一天。先是听了左小祖咒的几首,这个家伙的音乐还是有些内容的。比那些外表华丽不堪的所谓新鲜摇滚要强多了。祖咒新专辑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出版了,可惜卖得很贵,音乐有实验色彩,出版也有”实验色彩”–150 块一张,还不打折!.今天还听到了献给张炬的[礼物]的整张专辑.

剩最后一曲 你先开口唱吧
不然都睡了 总要有一个人 醒着 也不好熬
剩最后一杯 我们分了喝吧
心都快冻僵了 应该让它轻轻 跳一跳 蹦蹦也好
最后剩你 自己陪着自己
最后剩我 变得越来越忧郁 
梦还剩一个 你先做了再说 别等天亮后 脸色都那么的 遗憾 又不好抱怨 灯还剩一盏 你要你就点燃 若换堵枪眼 我就咬牙上前 用胸膛 挡给你看 最后剩你 一点也没脾气 最后剩我 还想坚持到底
时间留下了美丽和一片狼藉 庆幸我们 还有运气唱歌 我们站在大路上 向天空望着 看见太阳照耀着就会快乐
世界没人明白我 我就孤独着 可是你又为何这样的寂寞 不如我们换一换 就算是个礼物 这样可以用明天 继续生活
每次暴风雨 打在我们身上 都应声倒地 脸上全都是泥 嘿 就算失败
等春暖花开 开满我们阳台 你又飞奔过来 兴奋得大喊着 嘿 这次我最快 飞得起来 应该飞得起来 碧海蓝天 只等风的到来 飞得起来 都飞得起来 让所有的人 坚信我们为爱

[礼物]这张专辑里面第十二首是张楚的[变行记](变形记?),也是张楚复出之后的第一首歌。前奏部分我还以为是[两只蝴蝶]来了呢,只有张楚的嗓音没有变化太多,相对以前来说,似乎温暖了一点。“你应该用你的手把故事打开,然后让光线穿透过来,记忆中的人们从身边走过,回到他们爱人的脑海…”,然后是缓慢的提琴,加了很多电子的成分,莫非这是张楚这些年潜居的收获?

最后一首歌是唐朝的[春蚕],有点旧瓶装新酒的意味,其实就是纯音乐+[月梦],唐朝老了.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丁武给作为颁奖嘉宾,丁武说了好一段话,言语中还是很怀念自己的小兄弟张炬.两位女将姜昕查可欣唱得都还可以,马上又和陈劲的也算过的去,陈劲可好久没听到他唱歌了.至于高旗李延亮则基本不及格.李延亮似乎对自己的吉他技术很满意–但是音乐不是只靠吉他来完成的.李小龙的[不要让我死在今夜]值得一听得,毕竟国内的说唱好手几乎没有.其他几个乐队的歌则根本没有印象了

今天还偶然发现了天堂乐队的主页,因为他们作了一首歌[丁奶奶],对,就是北京那个著名的救护了好多流浪猫的丁奶奶.天堂乐队这几个家伙还是十分喜欢小动物的,看到他们论坛上还有专门讨论救助小动物的版块.天堂乐队这么多年一直摇来滚去的,但是总是出于一个比较尴尬的状态,乐队本身也不乏好作品,比如[赵家老哥],[坦白],我个人觉得还是不错的,但坦白的说,[坦白]的确很有些零点.天堂对自己的定位还是不够清晰.当然,摇滚就要自得其乐.”音乐还不错,就象现在这时刻,其他人也许不懂我心里想什么”……

听完了,该看了,看到了崔健/唐朝/王勇/眼镜蛇 -《中国摇滚在柏林》(Rock in Berlin 1993: the Chinese Avant-Garde),崔健那时候真他妈的年轻,小伙子还很帅,一点儿也不像现在那个头发半秃的崔大爷.要我说啊,当初摇滚的小伙子们真是有些委屈,只因为当时的商业环境不够好,完全是浪费了这些赚钱机器阿,唐朝那四个小伙子如果放到今天不也是能够象 F4 一样引起无数Fans尖叫么?(当然我这么说完全是给唐朝脸上抹黑,我承认错误.) 崔健如果还是想当年那样年轻,不是也可以被周杰伦更周杰伦么? 当然,崔健还是崔健,要不怎么能[给你一点颜色]?

UNYK_1993.jpg

王勇,这个烫着小分头穿着黑色大衣的家伙,当年就曾说出要做世界性的音乐这样的话来.不能不让人佩服.王勇的现场表演也是可圈可点的,如果说有缺憾的话,就是应该弄个长发,扎到脑袋后,然后穿个黑色的做工好一点的大氅,那就帅呆了

唉,那个时代阿,不复返了.

此文位于 MyLife on by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

  • http://www.metaldudu.com/blog/ MetalDudu

    前些日子我也看《中国摇滚在柏林》,有种沧桑感。斯人已去,不能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