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咱们给北大副教授阿忆捐点款?

2006 年目睹怪现状。
北大副教授,前实话实说主持人阿忆(周忆军)在自己的 Blog 上哭穷,《无脑人,请你给俺指条出路,让俺们都照着去走》,列了一份工资单,每个月居然还要自己补贴 1400 块才可以维持生活,这还了得? 人家可是北大副教授啊!
为什么放弃以前月薪高达六万块的生活而非要进北大教书,阿忆说“我不大太想钱的事情,反正我也不穷。有种北大情结吧”,这绝对不是傻,这是多他妈的高尚的人格啊! “贫,志不改; 达,志不改”。
我们干脆给这位北大教授捐点款,好让他能够每周给学生上好 150 分钟的唯一一节课; 每个月给自己的别克车加足了油; 两个孩子能接受好一点的教育; 商品房能够继续供得起!(还好,没打算去住别墅); 也能把上网费缴了,多写几篇 Blog ,好让我们知道北大教授的悲惨生活。
虽然阿忆已经开始”自救”,“如果不想办法增加收入自救,凭那点工资不能活下去”,但是,再苦不能苦教育! 来,我们给北大副教授阿忆捐点款。
EOF


  • http://www.xiaoma.org/ 小马

    捐一毛钱可不可以。
    我们的“精英”们什么都缺,就不缺钱。

  • http://blog.zxsky1.com zxsky1

    “每个月给自己的别克车加足了油; 两个孩子能接受好一点的教育; 商品房能够继续供得起!(还好,没打算去住别墅);”
    同意..
    -。-

  • http://zhanbin.com/blog horse

    hehe,不过,话说回来,教师薪水真的很少 ……

  • http://www.blogwind.com/Wuvist Wuvist

    阿忆,都说了他有”其他总收入”。
    但是,作为中国知名高等学府的教授,他们的工资的确是低,甚至说,非常低。清华的晏思贤教授相比没有“其他总收入”,所以才需要去挤公车,然后因为几块钱公车钱而失去唯一的女儿。
    阿忆不需要我们捐款,但是,其他更多像晏思贤这样的教授,我想,的确需要捐款。

  • http://kunshou.bloq.cn kunshou

    国家应该开设“贫困教授救济金”。
    (一)为确保贫困教授救助机制长期运行,分级建立贫困教授救助机构。资金筹措实行政府主导、社会捐助、多渠道筹措的办法。
    (二)市级建立贫困教授救助专项资金,财政每年安排1000亿元以上专项资金。中央、省下达的各项贫困教授救助资金,社会各界人士、企业捐赠的资金,一并纳入统筹管理。
    (三)多渠道帮助家庭经济困难教授完成住房、自用车贷款。

  • http://maozexi.spaces.live.com totooo

    挤公车的人不一定是贫穷所致,也许是节省惯了。再说,谁还没个坐公交车的时候?教授是否都应该有私家车?这是个问题。

  • http://www.oracledba.com.cn David.Guo

    生两孩子,还要加好油,嗯,过两天还要穿的好点,捐款吧,

  • sumnny

    宽容一点吧。。。

  • 南瓜

    别这样么,人家也是体制的受害者,北大副教授一个月工资才这么点的确应该哭穷,现在很多普通大学的教授\副教授\导师一个月赚的绝对比他多。阿忆至少还是靠自己能力在赚钱,那些学霸靠剥削学生劳动力骗取国家科研经费的行为才是值得谴责的。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的么

  • ishistoryz

    对dbanotes向有敬意,但看到这篇还是要说两句不同的意见。
    我很为阿忆遗憾,他的这篇文章算是白写了,不知道dbanotes为什么没有看到关键的这句:“俺以自己为例站出来说话,是为那些一直在校园里辛辛苦苦工作而不具备经济实力的同行们鸣不平。”因为作为一个阶层,教师群体这些年来遭遇了可怕的误解。
    为什么?因为这些年来,在官方的意识形态的控制,以及一些犬儒的、欺软怕硬的媒体的挑拨下,中国的社会分裂现象已经很严重了。工作在教育第一线的教师阶层,已经成了中国经济市场化、教育产业化的替罪羊。我相信这是一个共谋,试图转移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时代更加更本的、主要的矛盾。
    其实稍微有点生活经验的都应该明白,任何行业,真正的既得利益者、决策者都不是在第一线工作的那个阶层:老师、医生等等。而是各种各样的主任、书记、局长等各级官僚……这些工作在第一线的人群,根本无法决定一个行业、一个单位的决策,甚至无法决定自己的生活。校长书记叫老师周末补课?谁敢反对?我们生活的周围,兄弟姐妹,有许多都是在这样的生存境况下苦苦挣扎,没有崇高的理想,在俗世里只想过的好一点人群中的卑微的一个分子。他们只能和我们一样,只是为自己的生活负责。可是我们的恶意的媒体、以及那些被煽动的、不仔细想想的人群,却要求这些第一线的老师,为整个产业负责。
    在一个官商勾结的时代,虽然媒体无法面对自己的良心,我相信dbanotes应该有勇气面对自己的良心说话。

  • http://www.dbanotes.net Fenng

    那一句的”关键”就好比陈良宇在下台前的讲话一下让人感动

  • http://www.shaojiaozhu.blog.sohu.com 城市浪人

    我捐!!!冥币!!!!!

  • http://www.shaojiaozhu.blog.sohu.com 城市浪人

    我捐 !!冥币!!

  • http://www.dbanotes.net Fenng

    1) 很多人守在北大,暂时拿一份比较低的薪水,别以为这种人真的多么高尚,不过是一种长期的投资行为罢了;
    2) 阿亿去北大作教师,动机也一样越解释越让人怀疑; 他和孔庆东是一条战壕的;
    3) 北大的教师具有全国几乎最好的资源,国家为他们投入那么多资金,没有资格喊教师薪水低;这些优秀的教师都作出来了什么? 不要因为少数的”孟二冬”就以为高校的教育战线都是那些高尚的社会精英;
    4) 北京大学目前的形象不好,拜金,世俗,势力,应该有更好的表率;
    5) 让那些真正薪水低的教师出来为自己辩驳; 真正苦的是那些老少边穷的教育工作者。城市中的大学小学中学,教师的待遇都不低,如果想开私家车的可能不会一下子全满足.
    6) 找一点”犬儒”的媒体出来 ? 除了互联网上个体在批驳这个事,请找出来一点媒体的”犬儒”动作

  • http://maozexi.spaces.live.com totooo

    作为一个曾当过老师的人,我知道老师的薪水确实不多,有的地方甚至有点可怜,所以老师无法一心扑在教学上,也很难热爱这个行业。通常,系里的主任,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进行集体创收。
    其实,中国整个教育的投入都不足,教育这一条链上的工作者肯定都很不如意,当然基层教育更急迫,因为他们连温饱都没保证。由于前一点原因,很多人不愿意从事教育,导致老师的素质并不高,包括大学教授,很多都是混年头混出来的。

  • ishistoryz

    回应上面Feng:
    首先我不假设北大老师人格的高尚,当然也不假设他们人格的卑劣。在一个多元和平等的世界,你有什么理由要求别人的行为高尚或者不高尚?此其一。其次,除非有确凿的证据,对阿忆进入北大的动机,我也只能姑妄停之,Feng的以为,终究是以为,也就是说,一种猜测。猜测只能猜猜而已,不能作为评论的理由,更不能作为自己道德优越感的借口(也许互联网上口水这么多是有原因的)。我相信,这才是公允之论。
    我不认识阿忆,也不了解他的生活。我没有资格确定他放弃高收入进入北大的动机,倒是差不多可以确定他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为什么要公开自己的收入状况,甚至私人信息。因为他非常明确的在文章中进行了说明。所谓“对事不对人”,因此如果让我谈看法,我也只能就他公开自己作为一个大学副教授的全部收入这一行为来切入。说老实话,我看到他的详尽的收入信息是很有兴趣的,因为我对身边许多的阶层(比如官僚阶层)也同样感兴趣却无法知道,如果这不是阿忆一次公开的个人行为,而是政府,包括由行政所控制的大学,能够也做到开放、透明……不说了,太大的奢望。其实我相信许多人和我一样,希望着一个开放的社会。
    北大的教师有没有资格喊薪水低?首先,阿忆是在澄清一些误解,并非出来喊穷;其次,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一个单位的员工,不论工作成绩如何,自有基本的人权对自己的收入作出自己的判断,为自己的误解说点什么。什么叫“没有资格”?因为我们生活的世界有更多的苦难(正如我们都知道的老少边穷的教育),难道他们就因此必须禁言?
    其实,我之所以看到Feng写的东西而想说两句不同意见,是因为我对这一事件所产生的感觉不是荒诞(怪现状),而是对我们这个时代不同行业之间的敌对、分裂、甚至仇恨所产生的悲凉之感。被社会的真正的既得利益者蒙蔽,被媒体所蛊惑,这些真的让我联想到台湾这些年陈水扁鼓动不同族群之间的分裂的政客行为。我基本上相信,这些年来,既得利益阶层之间,在无形的转嫁矛盾。
    关于媒体,首先我不是说的在这件事情上面媒体的所为,而是分析媒体在这些年作为帮凶有意无意的煽动社会分裂的所为;其次,如果真要找媒体对阿忆这次事件的报道,不要太多啊,搜搜新闻看看,许多都是传统媒体在当作不可多得的娱乐事件在传播。这还不够犬儒吗?

  • http://www.dbanotes.net Fenng

    非常严肃的评论。
    ishistoryz 说“对我们这个时代不同行业之间的敌对、分裂、甚至仇恨所产生的悲凉之感”,恐怕你是期待和谐社会的吧。说什么”既得利益者”所蒙蔽,谁发出的声音是真实的呢?
    如果就这个事情讨论到 社 会 矛 盾 阶 级 对 立 这样的角度,恐怕已经没有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