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un

太阳升起 太阳落下

2010 年 1 月 21 日消息,欧盟已经无条件批准 Oracle 收购 Sun 的计划。接下来,尽管在有的国家或地区还会有所纠葛,但 Oracle 已经扫清了收购 Sun 的主要障碍。一代 IT 巨人 Sun 从此落幕。

Sunset.jpg
(via)

人们谈论起 Sun,总要说起这家伟大公司曾经的辉煌。Solaris、Java、SPARC、NFS……

很多人知道 Sun 是 Stanford University Network 的缩写,不过 Sun 的创始人并不全来自斯坦福大学,虽说 Vinod Khosla 、Andy Bechtolsheim 与 Scott McNealy 三个斯坦福的毕业生是 Sun 的发起人,稍后加入的 Bill Joy 大神则来自伯克利,他尽管不是发起人,但也是公司创始人。对于创始人中的 Andy Bechtolsheim ,必须要多说一嘴,多年之后,是他给了 Google 两位年轻的创始人第一笔 10 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二月创建的公司,当年七月份就已经盈利,这是因为 Andy Bechtolsheim 在成立公司之前就已经设计处了 Sun 的第一代工作站。Sun 工作站在当时可以说无敌于业界,十余年间就卖掉了 1 百万套。而到了 1995 年 Java 推出的时候,简直让业界疯狂,我还记得当初的报纸写到”几乎一夜之间互联网动了起来”,这是 Sun 对业界最大的贡献。尽管 Sun 的品牌在将来或许消失,但是 Java 仍将继续改变这个世界。

公司创建四年之后成功 IPO,股票代码 SUNW ,最早代表 Sun Workstations ,这是 SUN 早期现金牛产品,后来解释为 Sun Worldwide,而到了 2007 年,则更改为 JAVA。这个更迭多少意味着 Sun 的无奈。Solaris 工作站已是明日黄花。在第一波互联网泡沫破灭前,Sun 市值一度超过 2000 亿美金,这是个惊人的数字。互联网上运行的服务器有 35% 跑在 Sun 的服务器上。彼时,Sun 自诩 “We are the dot in the .com”,可惜 Sun 后来的志向 “We’re the Dot in Web 2.0” 未能实现,壮志未酬。

除却 Java 之外,Sun 在其它方面的产品创新几乎都有 Bill Joy 的功劳(其实 Java 项目也有他的推动),这位号称在一个周末重写 BSD 内核的大神,在 Unix 操作系统领域带来惊人的成就,对业界产生无与伦比的影响,甚至他一个周末写就的编辑器 vi 都是很多 Unix 用户离不开的工具 (更正)。Bill Joy 在 2003 年从 Sun 出走(据说与麦克尼利不和),他的离去给 Sun 蒙上了一层阴影,从此后,Sun 在 Unix 方面鲜有有创新(这几年数来数去也只有 ZFS 算有点影响力了)。Bill Joy 在离开 Sun 之后转投纳米技术、机器人学等领域,在软件技术方面未有大的动作,但说不定这天才什么时候杀个回马枪呢。

Sun 创造了 Java ,却无法从这个金矿上赚钱。以往的分析往往认为 Sun 卖硬件卖得太舒服了,没能够及时转型。这倒的确是很重要的一方面。而另一方面是开源社区(甚至 IBM )都比 Sun 更能赢得用户的心。而 IBM ,更是抛出了 Eclipse(日蚀)项目以及后来联合其它公司成立了 Eclipse 基金,这实际上是用免费策略断了任何公司想在 Java IDE 上盈利的念头(当然主要针对 Sun)。Sun 在硬件服务器领域和 IBM 争夺市场,而 IBM 则在 Java 上断了 Sun 的后路,除此之外,IBM 亦大力扶植 Linux,甚至鼓励用户将大型机迁移到 Linux 环境下,一方面节约遗留系统维护成本,一方面硬件照卖,这是很高明的一招。

反观 Sun ,在 Linux 渐成燎原之势的时候,应对战略相当的失误,与 IBM 拥抱开源截然不同的是,Sun 采取冷眼旁观。等到 Jonathan Schwartz 主政时期,力主推出 OpenSolaris 策略虽说是一步好棋,但是时过境迁,为时晚矣。试想如果在 Linux 崭露头脚的时候,Solaris 就能够开源或者是 Sun 能援助一臂之力,那说不定就是另一番天地了。

Sun 在收购策略上一直是走弥补硬件产品线的策略,大多数收购并不成功,收购 StorageTek 花费的 41亿美元似乎是绝对的赔本买卖。收购 MySQL 虽说被业界看好,甚至 Jonathan Schwartz 称收购 Sun 是”现代软件史上最重要的并购案”,可没想到仅仅一年的时间,Sun 自己也被卖掉。到现在,MySQL 仍前途未卜。

说起 Sun ,当然绕不开执掌 Sun 帅印长达 22 年之久的斯科特·麦克尼利(Scott Mcnealy)。Sun 成也麦克尼利,败也麦克尼利,说到底,他毕竟是一个商人,一个刚愎自用的商人,对于 IT 大势的判断仍然比盖茨差几个段位。Sun 的四位创始人当中,他其实是没有任何技术背景的。”网络就是计算机” 据说并不是他提出的想法,而是 Sun 的第五位员工的灵光乍现。麦克尼利给中国用户的更多印象是对微软的抵制和对盖茨的敌意,这一点倒是和拉里埃利森是一路人。一个人成功的时候,大家看到的都是他的光环;一旦失败,大家都会去指责他的缺点。

现在有一个公司颇像辉煌时期的 Sun ,那就是 Google。

“一代人来,一代人走,大地永存,太阳升起,太阳落下,太阳照常升起。”

EOF

说起 Bill Joy ,在 2000 年曾经发表过 2 篇影响深远的文章:

第一篇广为流传,而第二篇似乎少为人知。这两篇文章现在看来,仍然像一位先知对未来作出的预言。这一年,Bill Joy 46 岁。

后记:McNealy “I love the market economy and capitalism more than I love my company”

又及:当年有传言说 Sun 准备收购 Apple,如果成功的话会怎么样呢?历史不容假设啊。

此文作者:, 位于 Review 分类 标签: on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

日落西山 – Oracle 收购 Sun

真是一种嘲讽,就在刚才,收到一封广告信,标题是 "Sun为企业发展提供更多动力"

对于 IT 产业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Sun 要做 Web 2.0 中的这个 Dot 没做成,74 亿美金把自己卖掉了。

zot_sun_s_oracle_b.gif

尽管我不是 Sun 的粉丝,还是感觉不太痛快。这次收购意味着又有若干产品有可能被打入冷宫。而大家比较关心的 MySQL 可谓命运不济,被 Sun 折腾一年多,在开源社区里面一点好没讨到,这回在 Oracle 新的产品线里面如何定位呢? will be an addition to Oracle’s existing suite of database products… 当然,InnoDB 这回和 MySQL 算是破镜重圆了。是否有其它变数,比如被原 MySQL 团队赎身出来? 难!

对于 Oracle 来说,这次自己终于有了硬件(SPARC)和操作系统(Solaris)这两块王牌,其实 Oracle 和 Sun 算是多年的合作伙伴了(超过 25 年),相信整合起来可能问题不大。这次收购比较失败的可能就是 IBM 了,Oracle 这次给了竞争对手 IBM 以更大的压力。难道蓝色巨人出不起这个价格麽? 还是觉得足够鸡肋? Sun 手里的 Java 技术对于 IBM 的小型机是个很好的补充,想不通。再过几年,这可能就是 IBM 犯过的最大错误。

不痛快的除了 IBM ,恐怕还有 RedHat。不过别着急,没准儿哪天 Oracle 也把 RedHat 也一并收了,我相信 RedHat 手里的 JBoss 至少让 Oracle 眼馋不已。有 JBoss 在,其他中间件就不可能赚到更多。

一切皆有可能。其他事情不好确定,但有件事情还是能基本肯定,拉里·埃里森大叔这回又有机会体验一下世界首富的滋味了…

EOF
延伸阅读:

看片会与 Sun 用户组活动归来

上午先在公司解决了一下 Nginx 上跑 Awststs 的问题。然后出门了。计划中我的分享从 3 点开始,先绕道去看一下王晓峰导的 DV 看片会。赶到凡人咖啡馆,都已经没位置了,只好在前面水管上坐着。不得不说,这个咖啡馆在这个下午成了全杭州小资的密集聚集地。

王小峰导演(在字幕上用”小”而不是”晓”)简单的做了致辞,告诉大家做字幕的小伙子很辛苦,同时现在的这个版本配音效果有点问题。然后就开演啦。片名《你丫真狠》,讲的是狗仔队的事儿。编剧很见功力,导演水平也明显比前面的《小强历险记》和《十面埋妇》有进步。可惜因为时间关系,我只看了一半就走了,还不知道后半部剧情如何发展的。

在预定的时间前赶到了青藤茶馆,参加活动的人来得不少,大家对技术的热情可见一斑,只是杭州的技术活动相对比较少。今天美中不足的是场地有点小,多少有点局限。中场休息了一会儿,开始我的分享,基本上讲一小段会回答一到两次提问,这种交互式的交流我还是比较喜欢的。如果完全对着 PPT 对很多人讲,其实效果不那么好的。整个 PPT 主要部分在这几个实践点:

  • 建立基准测试(IO层、网络、Cache、App 等)
  • 持久性 Connection(“连接风暴”问题)
  • 选取合适的数据类型
  • 非关系型数据的存储选择
  • 分区与 Sharding
  • 反范式(Denormalization)
  • 抛弃存储过程封装业务逻辑的思路

没有内容只有骨架,在这里看起来好像干巴巴的。希望有时间能就这个话题写一篇文稿出来。今天同行的还有同事简朝阳,他最近在 MySQL 方面做了不少研究。

这次活动的视频


E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