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科技近况

公司创建两周年的总结。
​​​
据说,中国的创业公司,有 90% 都会在三年内死掉。无码科技到今天,已经算存活两年了,看起来,至少再活两年也没问题。或许有朋友问,为啥你不说两年以后?现在还计划不了那么远。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即使是两年前,也预见不了今天是什么样子。作为一个非典型的创业公司,这两年其实活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说来也巧,昨天去看了一下知乎上关于无码科技和我的相关话题,话题简介感人,画风诡异。当然,现在已经修改了,变得正常一些。自从两年前说要创业之后,这种略为妖魔化的描述一直存在,我也知道,只是自己不忍心去看而已。

我要感谢现在团队的同事,相信他们在加入无码科技之前,肯定在网络上搜索了关于我的种种传闻,他们肯定看到那些无稽描述。但最后还是选择信任我,加入到这个团队。这样的信任,不能辜负。

因为相信而看见,还是看见而相信?他们心里坚信某些想法会变成现实,所以他们自己参与进来,一起去做。

曾被问起为什么要创业?我说,我想做一家自己也会觉得满意的公司,需要有一些理想化的东西在里面,如果不是这样,这家公司就不值得创建。无码天使轮的领投方是盈动资本,他们说「只投我们想要的世界」,这是理念上的契合。

按照惯例,这样的日子应该宣布一点值得高兴的消息,然而,并没有。抽奖助手倒是的确飙了一个新高,净用户数已经超过了 4000 万。但有人说,你们这两年就做了一个抽奖工具?然后我跟同事说了一下这个,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他们又做了一款小程序,昨天已经上线了。但又有朋友说了,难道你们就是个专门做小程序的公司?

我知道,有些事情,一定要等到你们看见才会相信。

昨天晚上罕见的失眠,不是焦虑,我很少焦虑,失眠是因为又喝多了咖啡。百无聊赖中,我把创业前对公司的「要求」翻了出来,这两年,我们基本上是按照这个去实践的。

创业初期的一些想法创业初期的一些想法

贴出来,当然也就不怕大家笑话。我相信再过几年回头看这个列表,肯定是有些可笑的,但这如实的反映了我某个时间点的内心。

创业过程里的一个痛苦就是要妥协,有些理想化的状态我们做不到,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每当如此,总是让我倍受煎熬。我希望未来能有机会做得更好一些。如果非要问我公司以后万一赚到钱后干什么,我会说,我第一个想到要做的事情是,办公室的卫生间一定要单独装修一下,达到日本某些商场公共卫生间的标准吧。

你在列表中看到一些奇怪的鸡毛蒜皮的事情,我们做到了绝大部分。有些创业者不会觉得这是个事儿,但对我而言,却总是耿耿于怀。历史学家黄仁宇在自传第一章的主题是「自己的浴室」,或许别人会觉得可笑,一个着眼「大历史」的历史学家,反复强调希望自己能拥有一间「自己的浴室」,很重要吗?对他而言,那意味着拥有了一种文明的生活。

我希望我们是一家极其正常的公司,拥有一个优秀的团队,做出让人满意而有社会价值的产品。到时候,或许我们有资格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那是梦想,人总要有点让别人发笑的梦想。

愿你内心也有着某种不灭的火焰,那样才会把你和别人区分开来。

写作时间:2018.10.24​​​​

此文位于 Review on by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

Google 二十岁

Google 创建 20 年了,这家伟大的公司对这个世界做出了太多改变。

Google 创建的时候,自己已经上大学了,并不知道在世界的另一端,有一家伟大的公司已经启航。工作之后,也很幸运进入了互联网行业。此后的十余年里,谷歌风头无两,还没有第二家公司如此的吸引人。

这几年,Google 魅力褪去了很多,更吸引人的是乔布斯光芒映照下的苹果,移动互联网的到来改变了整个互联网世界的格局。

遗憾又惭愧的是,自己虽然也身处这个大时代的洪流之中,却几乎没有对这个世界做出什么贡献。

还需要努力。只要还爱这个世界。

EOF

此文位于 Review on by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

不要被习惯束缚

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说:在线文档这东西,大家用得习惯吗?我还是喜欢用 Word、Excel 这些。这位朋友年纪应该比我还小,但已经快被习惯绑架了,没有意愿去适应一下新事物。

每当觉得自己用一个东西不习惯的时候,都会警醒一下自己,是不是被习惯束缚了。

我看过太多人被习惯绑架。比如,用 IE 浏览器习惯了,不习惯用 Chrome;用 Windows 习惯了,觉得 macOS 用起来别扭。哪怕是买了 Mac 笔记本也要去安装一个盗版 Windows;用 iPhone 习惯了,用不了 Android;用一门编程语言用习惯了,不想学第二门编程语言。

任何一个产品改版,都有用户投诉要恢复原状。因为他们用新版本不习惯,坚称还是旧的好。

记得以前有篇古文,说房间里有个坑,走来走去的居然习惯了。走到洼坑那儿跟平地一样,后来有天把坑填上了,走到那儿突然觉得凸起一块,吓了一跳。习惯的力量可见一斑。

如果不打破一些习惯的话,别说一个产品不会进步,就是一个公司、一个社会都不能进步。

作为年轻人,应该乐于尝试任何新的东西,尤其是那些让你觉得不适应的东西,可能恰恰是你应该了解的,会给你带来益处。

不要被习惯束缚,尤其是当你还年轻的时候。

按,刘蓉《习惯说》:

蓉少时,读书养晦堂之西偏一室。俯而读,仰而思;思有弗得,辄起绕室以旋。室有洼,经尺,浸淫日广。每履之,足苦踬焉。既久而遂安之。一日,父来室中,顾而笑曰: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家国为?命童子取土平之。后蓉复履其地,蹶然以惊,如土忽隆起者,俯视地坦然,则既平矣。已而复然。又久而后安之。噫。习之中人甚矣哉。足之履平地,而不与洼适也,及其久,则洼者若平,至使久而即乎其故,则反窒焉而不宁。故君子之学,贵乎慎始。

此文位于 Review on by .
转载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

史前网志年会

2018 年 5 月 26 日,史前网志年会在杭州召开。我没能参加白天的活动,晚上聚餐的时候才赶到,一下子看到诸多老朋友,十年前的记忆一下子纷至沓来。

中文网志年会第一届在 2005 年举办,到 2010 年因为各种不可抗力无法继续下去。虽然只举办了几届,但却是那一批 Blogger 不可磨灭的记忆,成了生命中的一个痕迹。时隔 8 年,「史前网志年会」复活,虽然没那么正式,但是却别有意义。

十年前,2008 年,中文网志年会在广州举行,我在年会上做分享,那也是我人生里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做演讲。演讲的效果…一塌糊涂。在那之前,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当着那么多人去进行表达,能在网络上用文字表达就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我还记得那天的场景。现场带去的 USB 盘不能用,手忙脚乱的重新拷贝 PPT,然后一下子就有点慌,场地是开放式的空间,前面一半人在听,后面一半人在交流,嗡嗡声充满了整个会场。讲到一半,实在听不清我讲什么,一个兄弟忍不住站起来对后面大喊:你们有点礼貌行不,都小点声儿!想到那时候的尴尬,想到那位兄弟之耿直可爱,至今仍想哈哈大笑。

我一直认为自己不适合公开表达,不过 10 年之后,我甚至可以随时可以进行演讲,虽然不总是那么精彩,但至少克服了这个障碍,而这,因为中文网志年会。

为什么这次叫「史前网志年会」呢?因为参会的人都是最「老」的那一拨写网志的。网志,还有个更通行的叫法:「博客」。 当初大家都很反感方兴东那拨人把 Blog 翻译为「博客」,更倾向于另外一个小众的叫法,「网志」。我坚持用了很多年,直到后来需要向人解释「网志」就是「博客」,也干脆改口了。

我写了多少年的网志(博客),算下来,可能有超过 10 年,然后在微信公众平台继续写作。现在不少人通过微信公众号知道我,却不知道在那之前,我多年来一直在做技术类的写作分享。那么多年能坚持做一件事,更多是基于兴趣,没有什么大的经济回报,全凭一股热情。我相信我写的东西曾让不少人在当时受启发,但几年后,也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讥讽我,写的东西肤浅,没价值,说实话,我觉得也挺嘲讽。

价值很难判断。如果用金钱衡量,消耗大量时间和经历写出来的东西,回报甚微。但值得说的是,有次我心灰意冷,说做 Google 广告的收入连每年托管费都不够,打算关掉网站,豆瓣的阿北看到了,赞助了我三年的网站托管费,于是,就又坚持写下去。后来豆瓣无论怎样,我始终带着感激和祝福,希望豆瓣能抵达美好之地。

现在回想起来,我要感激 Blog 这个东西,是 Blog 让我的人生发生了转变。如蝴蝶效应,当时某些细小的事情,在人生以后的某个时间点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或许其他人也是这样。

我记得那些曾给我影响的人。我还记得王建硕的一些理念给我的启发,记得建硕推荐过的《旅行的艺术》,他说那是一本好书;车东在自己网站上分享的技术内容形式给了我启发,那是我最初思考如何做内容产品的契机;我还记得我以前用 Movable Type 架设的个人站点样式参考了 Webleon 的个人站点的风格,而蘑菇街创始人陈琪帮我调过页面上菜单的一个样式 Bug;我还记得在北京看了詹膑的奇遇花园咖啡馆,回来后不久,杭州的几位兄弟一起创建了到现在也没赚钱的贝塔咖啡,当然也还没倒闭。

我还记得那些不期而遇的人。我还记得和白鸦去广州参加网志年会,他在今天的会上也做了分享,晚上汪峰在黄龙体育中心的演唱会会场,白鸦创建的有赞在大屏幕上打出了招聘广告。我记得在广州的那天晚上我们去了一家酒吧,酒吧的老板如今已经客居海外,回国无期。我记得在酒吧遇到了留着平头的连岳,而如今连岳是微信平台上的自媒体大号,做起了电商,带货能力还挺强;我还记得那年网志年会最精彩的演讲来自一个我们之前并不熟悉的一个人,十年后,这个自称民主小贩的人在微博卖起了壮阳药,还和一个著名女五毛厮混在了一起。我记得那时候我是推特上的流量大户,不少新上推特的人,都被我「赞助」过流量,其中的一位叫「安替」,他居然还记得我当时的举手之劳。

十年,有些人重建了世界观,有些人世界观坍塌,有些人经历了生死,有些人看透了人性,有些人重拾信心与爱。

诸君,这 10 年里,我也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但我内心足够快乐充盈。我经历的那些有趣的故事,值得另外写出来,只要你愿意看。

十年后,这批人会怎样?我内心的期待是自己不要变成一个保守者。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EOF